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MESSAGE在线留言
热线电话:
首页
关于我们
新闻资讯
作品展示
团队展示
特色服务
人才招聘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全班我军衔最高我负责

发布时间:2017-12-27

原标题:全班我军衔最高,我负责

这天,还未到体能时间,连值班员的大嗓门便响彻整个营房:“15分钟后,组织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,各班做好准备!”

“不会吧,今天不是400米障碍训练吗,咋变成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了?”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大家措手不及。

班长比武集训,副班长休假,班内军衔最高的我马上组织全班人员请领物资、整理装具准备考核。然而,就在此时,眼瞅班内无“主要领导”压阵,两名上等兵偷偷将水壶里的水倒空,挎包里的东西也减了一半。

“训练偷奸耍滑,上了战场难免要吃败仗!”在旁边目睹这一切的我,正要劝阻,但转念一想,虽说自己是士官,可在班内没有任何职务,干嘛去管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,还是假装没看见的好。

由于事先“减了料”,两名上等兵全部“超常发挥”,考核成绩超出以往一大截。但正当他俩暗自得意的时候,连长突然宣布:“检查携行装具。”

这下傻眼了。检查中,这两名上等兵瞬间露出马脚,当场被连长狠狠批了一顿。“活该,谁让你们偷奸耍滑。”站在队列里的我幸灾乐祸。

可让人没想到的是,连长刚刚批评完这两名上等兵,立马将矛头指向了我,而且嗓门明显提高了几分:“这次事情由你负责,周末给我交份检查上来,内容要深刻!”

“我一个大头兵,没有任何职务,为什么我要承担责任啊?”我当即提出质疑。连长听罢,更加火冒三丈:“就凭你是班内军衔最高的,班长副班长都不在,你就是负责人!”

连长的愤怒让我哑口无言,但我心中还是不服气。回到连队后,指导员的一席话却让我幡然醒悟:“革命战争年代,我们连往往是连长倒下了排长顶上继续攻,排长牺牲了班长领着接着打……和平年代,我们依然需要继续发扬这种主动补位意识,才能使连队光荣传统经久不衰、连旗屹立不倒。”

次日,全连召开军人大会,我当着全连官兵的面作了深刻检查。连长和大家赞许的目光,让我感到肩上沉甸甸的,心里暖乎乎的……

(郭  鹏、王国昌整理)